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文字隨寫]雜感

「你們以前都不會想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嘛?」
「以前我們那個年代,想著要養家都不容易了,哪有時間想那些有的沒的呢,只要有家,有孩子,看著你們都平安長大,就覺得很幸福了...」

小時候的侯文詠對著父母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我突然在想,
為甚麼現在的小孩,自殺率比以前高?
為甚麼現在的小孩,過的茫茫然的人比以前多?
答案呼之欲出。


因為他們不需要再為「生存」這件事情煩惱。以前的人,生存是他們最大的壓力,可以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當生存不再有太多的危機、不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時,就必須要比上一代的人,多一份屬於自己的熱情,否則,生存將會顯得毫無意義。

----------------------------------------
也許體罰不能夠造就舞蹈家、聲樂家。

但我從不認為,國中的時候受的那些體罰有什麼不對或是不值得。即使是填鴨教育抵制下的一環,那依舊是屬於人生中的磨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