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文字隨寫]短視近利

有時後會在很意外的在不同場合下,看到與過去記憶片段連結成的共同想法。明明是不同的人,卻說出了同樣或類似的話:在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在謝志偉的「來不集」,在張雨生的手稿。

於是我開始思考,也許這社會上光怪陸離的各種現象,其根本原因並不複雜:只是短視近利而已。但也只要一個而已,也就足以造成整個社會文化在發展上的窒礙以及各種問題。
我不是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哲學家,那些關於「怎樣的文化造就了這樣的性格」「這些性格是否真是民族根本的劣根性」的命題,對我來說都太大太深無法探討。 但我常常會想,如果問題的根本正是短視近利,那真正的解決之道只能從每個人的自身做起,但這正是最為困難的。社會風氣敗壞的悲哀不在於沒有人做好事,而在 於壞事傳播的又快又遠,感染力太強。在劣幣驅除良幣的惡性循環下,變越來越難以導正。那些在舞台上搖旗吶喊的政治人物讓人失望,但真正讓我覺得沒有希望 的,其實是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老百姓。


逞口舌之快的嗆聲,卻在應當挺身而出的場合默默無語,還暗笑那些走在前頭的人多事。唉,這樣的事,自己不也曾經如此?滿口道德,卻不願不敢不想為正義發聲。短視近利造就了顢頇,於是即使包裹著知識份子的糖衣,依舊做著無知的行為。


一 個社會能否扭轉已經錯誤的價值觀,正在於有沒有病識感。也許我們做了甚麼說了甚麼未必能起甚麼作用,但在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看不到不等於不存在。於是試 著告訴自己,該用更寬廣的角度看事情;時常提醒自己,該用更深遠的眼光想事情。沒有什麼事情能一蹴可幾,但如果想真正擺脫短視近利,總要有個開始。就從自 己開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