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社會觀察]無限上綱

這是一個貼標籤的社會,大家都知道。從別的方式解釋,貼標籤可以被解釋為是一種「分類」,因此貼標籤也未必就全然都是壞事或不好的。畢竟「分類」是人類在 學習的過程中所必然要要學會的技能,透過「分類」,知識可以變得更有組織性與連結性,因為連結性而觀照出更多整體的意義。但是在很多時候,大家似乎把貼標籤這件事情給無限上綱了。譬如因為媒體報導這個人很有錢、很有社會地位,因此變成他做的什麼事情都是值得效法的。即使是錯的也都可能被美化成對的。

而貼標籤對於那些社會中少數的人來說,更是危害大於益處。這是一篇小新聞:跨性別教師也需要工作權。看到這個新聞,你有甚麼感想呢?

我 只覺得,性別認同,要不要變性,是私人的事情吧。有時候我不懂,為甚麼這種私人的事情可以被無限上綱說成這個人沒有當老師的資格。我可以理解當一個家庭裡 有人的性別認同不是社會所預設的時候,大半數的家人很可能會受到很大的衝擊。但是衝擊歸衝擊,這依舊是人家的家務事。外人有甚麼資格去靠這個評斷這個人在 性別以外的事情?即便是關於性別這件事情來說,別人也沒有權利去「批評」。

同樣的道理,套用在同性戀、性別認同非社會所預設的人 身上,都是一樣的。他們對自己的性別認同為何,喜歡的對象是同性或異性,是否有強烈希望轉換性別的意願,這都屬於他們個人的選擇。別人都沒有權力因為自己 的喜好,就認為自己可以對他們評斷、威脅。你喜不喜歡是你家的事情,但是他們要怎麼選擇卻是他們的自由。要到什麼時候,我們的社會才能夠真正瞭解「我不認同你的意見,但是我捍衛你發表個人意見的自由」的真義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