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社會觀察]你給了社會甚麼,社會就成了甚麼。

很多人都說,台灣這幾年的經濟狀況不好。我得承認我自己沒有很深的感覺,是因為自己的家境還算不錯。很多人都說工作不好找或找不到工作,前者最近我比較有感覺,後者我則比較無法理解。我知道因為我不是社會的弱勢族群,所以對很多社會現象的體會不深。

但是我卻看到很多,不是弱勢族群的人,他們很會批評社會批評政府,他們覺得自己的薪水不好工作失業是政府跟大環境的錯。總把台灣沒希望了的話掛在嘴邊。但是當你問他們,那你對這個社會付出過了甚麼?他們也許會說:我自己要過活都沒辦法了,還付出甚麼?

真的沒辦法過活嘛?我不知道。但是當還可以過活的時候,我們又曾真正付出過甚麼?
政客是令人失望沒有錯。但是當看到那些隨著政客搖旗吶喊的群眾,登高一呼就大家前仆後繼的捐錢還到處問人說捐了100元了沒。而真正需要捐款的偏遠地區卻 幕不到錢的時候,我只覺得,不去試圖做深度思考的人民,對社會的傷害是比政客還可怕的。那是一種看不到的慢性毒。

「跟 社會上許多不幸的人相比,我們似乎都還過著不錯的生活, 吃的飽,穿的暖,不會去殺人放火搶劫,沒有到需要跳樓自殺以解脫的地步, 但是我們會不會關心我們的下一代, 有多少人吃不起營養午餐?有多少人買不起上課要用的書本? 有多少人連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都沒得住? 有多少的社會問題,是荒唐到發生了,我們還沒有疑惑,沒有質疑而視為理所當然呢? 你關心你的下一代會面臨到什麼樣的社會嗎? 你希望這個社會上比你窮的人,能過什麼樣的日子嗎? 原來社會會改變,源自於我們自己先對他冷漠。 那以後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批評人家做的不好?」

摘自peterkim's Blog 「一塊虛幻的餅」讀後感


跟十年前比,現在的時機是真的比較差了,也許也真的有很多人的生活過的比較不好。但是,跟二十年前,三十年前那個還在戰前的時代比起來,我們的生活真的有苦到沒有辦法活下去嘛?有時候總會想,當我們說政府應該如何如何時,也許更應該問問自己,我能夠做些甚麼?

之前待業了一段時間,那時候在家裡有空就研究一下股票,正好搭上順風車,小小的賺了一些錢。賺到錢的當下卻不是全然的興奮,還有一種「怎麼可能錢能夠來的 這麼容易」的不踏實感。然後我只告訴自己。如果在年底本金可以翻一倍,那我就捐賺到金額的10%出去。後來因為台股上沖下洗,終究沒有達成翻一倍的目標。 但是,10%還是捐了出去,收據在12月初的時候收到。



我想這是我可以做的,而且一定還有下次以及更多的下下次,未必是因為投資賺錢,也許是其他名目。也許不多,但無論如何,「試著停止抱怨,去做些甚麼」這是我給自己的期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