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

依舊是近況

經歷完五月趕case,六七月忙碌的上課,八月做case,並且陸續在六月跟九月初考完Dreamweaver與flash的ACE之後,九月相對來說可以說是十分悠哉的一個月。過了旺季,後面的課相對少了許多。也就是說接下來一季會更閒XD

考試真的是逼自己認真念書的好方法。不過先決條件是自己也有意願念,只是動力不足。如果壓根子就沒意願讀,純用考試逼念書會很痛苦的。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比較像是在進修,而不是為了證照。一來在業界做設計看的是作品,二來證照只是證明你對這個軟體有一定的熟悉程度,卻未必等同你有很強的設計能力。但是我覺得這樣把軟體原廠說明看過一次很值得,因為人在做事情的時候,習慣是找到在當下最快能夠解決事情的方法,而不是到處嘗試之後選擇一個最佳的解法。當對軟體整體的熟悉度更提高時,在某些任務上可以用更有效率的方法完成。另外原廠說明書除了詳細描述各個功能的使用方法之外,也寫了很多原理的東西,像是photoshop裡面的色階為什麼調整後會變亮變暗,或是dreamweaver裡面xml、html與伺服器在資料顯示時的交互關係是什麼,這些在原廠說明書裡面都有很詳細的說明。即使不是看原文說明,看中文說明都能有很大的收穫。

也因為為了考證照,不得不硬著頭皮看原文說明。雖然能夠提昇的英文能力還是有限,但是起碼跟以前比起來,會更有意願逼自己去看英文內容,而不是像以前遇到英文就直接跳過。接下來會去考個英文證照,主要為了看一下自己的英文程度在哪,畢竟我在工作上使用英文的機率可以說是0(網頁語法不算,那個英文跟溝通用的英文差很多),如果不這樣,真的很難讓自己持續一直讀英文。也許未來會半年一年就去考一次,用這樣的方式督促自己念英文吧。

這段時間也想了很多,像是要不要繼續教書,課少的時候有什麼其他計畫。教書很有趣,但是我想我現在就安於教書,也許還是太年輕了點。網路創業不是不想,可是正因為自己在這個產業,很清楚如果一開始就抱持著要賺錢的目的做網路服務,又希望在一兩年內能夠回本的話,那註定是要失望的。設計有很多東西還是要去業界才比較有可能有一些歷練,所以明年預計會回業界工作,應該還是走老本行。最近也開始陸續接觸AS,希望到年底的時候能夠學出一點成績。

接下來的計畫很簡單,就是念英文跟學AS。總之就是繼續努力了!

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酷馬觀後感

ps1.內容會提到很多劇情,不喜歡劇透的就先別看囉:p
ps2.如果你哭點跟我一樣很低,去看的時候記得帶衛生紙。

片子本身的劇情我還滿喜歡的,所以如果以戲劇內容來說,我覺得這部還滿好看的。不過好不好看我想可以從兩個層面來說說。先講比較不好的部份。

在這齣戲裡面的主要演員有兩個小朋友,他們都是新人,而且不是很會演戲的那種。但是也就是因為不是很會演戲的那種,在某些部分的表現會覺得很自然,而在某些部分的表現就顯得卡卡的(但不是假假的)。例如如果演到的是現實生活比較會遇到的,像是跟父母吵架,找媽媽找不到很著急這類的,那表現就還可以;如果演的是現實生活比較難體會到的狀況,像是糖果最後跟酷馬媽媽道歉那裡,或是酷馬在跟糖果的某些對話,表現就不是那麼的好。會覺得有點可惜,但也許正因為演技青澀,相對的就沒有什麼刻意灑狗血的表現。如果如果單就兩個小主角的表現來說,應該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成人的部份就都表現的還不錯,酷馬媽媽的演技就不錯。我對藍正龍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但是他在這齣戲裡面的表現我覺得滿好的,對於體育老師在面對家長壓力與教學理想之間拉扯而產生的無奈矛盾,有把那部分的感覺演出來。

接著來講內容的部份。

整個故事內容套句偶像劇的說法就是「一個愛與寬恕的故事」,不過這樣說都略嫌濫情。劇情著墨在兩個主線:酷馬媽媽在酷馬過世後的轉變、酷馬發現只有糖果看的到他,因此請糖果幫忙並且跟糖果成為朋友的過程。然後還有另外兩個副線:糖果家人在面對糖果意外殺人後的反應、體育老師面對酷馬死後的家長壓力,如何繼續帶領著混雜著一般生與中輟生的馬拉松隊。

故事其實講的是愛,不過看完之後我想的卻是教育的問題。還有之前吵的沸沸湯湯的廢死議題。

糖果跟酷馬的家庭是兩個很強烈的對比:一邊是家裡很有錢,媽媽是經營補習班的,爸爸看起來也頗有社經地位,但是父母疏於照顧,因此糖果中輟在外面鬼混飆車。一邊是家裡很窮、父親不在(故事沒有在這點講的很清楚,只知道酷馬小時候跟著爸爸學馬拉松,照後面的故事來看我猜是過世),媽媽年輕時當過英文老師,為了照顧他辭去老師的職務,找能把孩子帶在身邊的工作,像是路邊小吃攤、粗工,直到酷馬長大可以可以幫忙顧攤子,才又回去上英文老師師資班、一邊在安親班兼課。而酷馬是個貼心孝順的孩子。

跟酷馬相依為命的媽媽原本很幸福,但就在酷馬過世之後,一切都變了。

再寫下去劇情會被寫完,來講心得好了。
看完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廢死議題中,被大家攻擊的很嚴重的「被害者要寬恕加害者」的這個說法。這故事算是happy ending,但是看完前面酷馬媽媽因為酷馬死後整個人的心境轉變,真的會覺得很心酸。在那種情況下,完全能夠理解他面對糖果時的反應。

我一直覺得,面對親人被殺害,不管加害者是惡意還是無心,只有兩造有資格說要不要寬恕加害者:一個是被害者自己,一個是被害者的親人。在這以外的人是沒有資格說「你應該要寬恕加害者」這種話的,而這兩造不管選擇原諒與否,都無所謂對錯。酷馬的媽媽最後選擇寬恕,不是因為有什麼宗教情懷或是過人的道德胸襟,而是這是他兒子傳達給他的訊息:希望他能因為寬恕糖果而讓自己好好過下去。

而酷馬會這樣想的,正是因為他在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家庭長大,與家人的關係密切。所以他死後,第一個想到的只有因為他死而一直哭泣難過的媽媽,只想回去看媽媽好不好,希望糖果可以幫他媽媽,而不是報復糖果。

恨很可怕沒錯,可是原諒不是別人嘴巴說說就算。只有當事者發自內心的原諒才有可能從恨中得到救贖。但從恨到原諒,那絕對會是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

其他的家長在得知酷馬是被中輟生殺害,原本很挺體育老師帶領的馬拉松隊,突然開始施加壓力給校長,並跑來要老師不要再去管那些中輟生,怕自己的孩子被帶壞。導致體育老師在自己的理想與家長壓力下,不得不說如果馬拉松跑不出好成績就辭職。而酷馬得知之後卻更擔心了,因為這樣就沒有人可以救他媽媽了。

家長那樣的反應很正常,但是,酷馬在這樣的馬拉松隊中,並沒有被帶壞,甚至在跑馬拉松的時候,想到的會是幾個必須要工作的中輟生,因為覺得他們過的比自己要辛苦許多。而糖果後來的轉變,正是因為跟酷馬相處的關係。是的,小孩子在某個年紀時,受同儕的影響很大,在同時跟家庭的關係也會變得比較疏離。但是如果從小建構小孩子正確的價值觀,即便在那個時期會出現與家庭疏離的狀況,小孩子也會有足夠的能力在朋友之間去取得一個「要跟」與「不跟」的平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不見了。其實要變好或壞,更多時候是自己的選擇;但是對小孩子來說,好或壞不是重點。而是什麼樣的選擇能夠替他帶來認同。

家庭教育在很多時候對小孩的影響,遠比學校教育要來的重要。

因為酷馬死了,媽媽變了。
可是酷馬原諒了糖果,孝順的酷馬,是媽媽帶出來的。
於是酷馬最後用了很間接的方式救了媽媽。

看完電影,想了很多的如果。
如果糖果完全不覺得自己錯,酷馬會希望媽媽原諒他嘛?
如果體育老師面對糖果要求加入田徑隊時,堅持依照校長的指示不收中輟生的話...
如果糖果的父母能夠排除自己的偏見好好照顧糖果的話...

這些如果在電影裡不會發生。
卻有可能發生在現實生活。